您的位置:首頁 > 奮楫中流 > 正文
回答今日世界——
世界一流企業與大國建造崛起的中建擔當
來源:網站 發布日期:2017-10-25

   
  1天=5年
  這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等式來自何處?
  中國建筑2016年全年新簽合同額與組建當年新簽合同額的對比。
  1個企業的年營業收入=3個西部省份的年GDP之和
  這個令人匪夷所思的等式又來自何方?
  中國建筑2016年末公布的年營業收入與海南、寧夏、青海三個省份公布的2016年全年GDP的對比。
  1個企業的年營業收入=全國GDP的1.29%
  這,來自于中國建筑2016年全年營業收入與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6年全國GDP的數字對比。
  等式無言。卻強有力地昭告世界:中國國企不是“效率低下”的代名詞!
  激昂奮進。歷經35年華麗蛻變,中國建筑樹起了大型國企在改革開放歷史進程中跨越式發展的一面旗幟!
  更換時空背景框。我們把中國建筑放到世界經濟舞臺上,聚焦到全球大型公司的“終極榜單”—— 財富全球 500 強。2006年,中國建筑首次上榜,列第486位;2017年,列第24位。中國建筑在短短的11年間奇跡般地躍升了462位,平均每年遞升42位。
  這是財富全球 500 強企業排行榜設立以來罕見的傳奇表演!這是中國建筑講給世界的一則關于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中國故事。
  中國建筑在全球500強中的傳奇表演,基本上是發生在世界經濟、中國經濟承受經濟下行壓力之時。
  同樣是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中國建筑為什么能發展得這么快這么好?李克強總理曾這樣向中國建筑領導發問。
  這,不僅是“克強之問”,也是世界之問。
  在中國建筑組建35周年之際,我們嘗試著去求索世界之問的謎底。


  初心永恒的精神之基
  傳承家國情懷的中建擔當


  穿越歲月的隔阻抵達中國建筑組建的1982年。
  這是一個將被中國歷史永遠銘記的年份。這一年的9月1日,鄧小平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致詞中明確提出了“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新命題。這一命題的提出將中國的改革開放推進到一個全新的歷史階段。
  十二大閉幕的整整三個月前,中國建筑工程總公司(2007年改制成中國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故前文及以下均簡稱為中國建筑)宣告重組成立。
  誕生于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奠基元年!這就是中國建筑誕生的最大時代特點。這也注定了中國建筑必須肩負起一個大型國企投身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責任。
  組建雖晚,但源頭流長。先期進入的六大工程局是1952 年由軍隊集體轉業劃歸中央人民政府建筑工程部的企業,加上1983年接收工程兵兩個支隊組建的兩大工程局,中國建筑工程總公司現在下設的八大工程局都有著人民軍隊的血統。
  匯流入中國建筑的各支隊伍既往名稱大多與“國家”兩個字有不解之緣。他們追隨新中國重點工程建設的步履南征北戰。至上世紀七十年代,他們先后承建了建國后第一個國家重點工程第一汽車制造廠、第二汽車制造廠、第一重型機械廠、第二重型機械廠、大慶煉油廠等一大批足以彪炳青史的工程。
  到目前為止,“國家隊”仍是中國建筑人的驕傲。在一路找尋中我們看到,中國建筑是帶著深厚的精神與文化積淀啟航的。這是一支具有濃厚家國情懷的隊伍,這是一支勇于攻堅克難的隊伍,這是一支極具凝聚力的隊伍,這更是一支將強烈的改革、創新意識注入生長基因的隊伍。
  歲月更迭,初心永恒。或許,這也正是中國建筑在中國、世界舞臺上崛起的精神原力之所在。


  深化改革的五年大跨越
  砥礪奮進路上的中建擔當


  在中國建筑組建的起點上,我們讀到這樣一組數字:1982年組建當年,新簽合同額11.4億元,營業收入12.8億元,利潤總額1.2億元。其后的30年里,中國建筑開始了以每10年翻10倍的速度高速奔跑。
  十八大召開的2012年,正值中國建筑組建30周年。中國建筑開始了砥礪奮進的新跨越。這一年,中國建筑新簽合同額突破10000億元,首次跨入萬億元訂單時代。四年后的2016年,中國建筑的全年新簽合同額、營業收入、利潤總額分別是20693億元、9598億元和521.1億元。分別凈增長11386億元、4770億元和262.2億元。四年間翻了一番,中國建筑首次跨入2萬億元訂單時代。2017年前6個月,中國建筑的新簽合同額為11955億元,比十八大召開前的2011年的全年新簽合同額高出了2648億元。
  2011年,中國建筑的海外業務新簽合同額和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460億元和281億元。2016年,中國建筑的海外業務新簽合同額和主營業務分別增加到1264億元人民幣和796億元人民幣(首次突破100億美元大關)。2017年上半年,中國建筑的海外新簽合同額呈現爆發式增長,達到1116億元人民幣,同比激增85%。
  2012年,中國建筑在各省市承接了46座300米以上的地標性建筑;2013年,全年新承接 300米以上超高層建筑20座;2014年,包攬了包括國內全部300米以上新開工項目;2015年,承接 300米以上超高層建筑8座;2016 年,承接 300米以上超高層建筑14座。中國建筑用占同期全國總數90%的新建摩天大樓,高聳起祖國砥礪奮進的紀念碑。
  在砥礪奮進的五年里,一場場成功的主場外交把中國推向世界舞臺的中央。中國建筑為這一場場主場外交做出了貢獻。APEC峰會、G20峰會、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議的主要會議場館全部由中國建筑建造。
  十八大召開前,中國建筑在2011年財富全球500強企業的排名中居147位;在最新公布的2017財富全球500強企業的排名中,中國建筑躍升到第24位,排名前移了123位。
  中建設計集團在ENR全球 150 家頂尖設計公司排名已經躍升到第39位,居中國建筑設計企業首位。
  最近三年,在國務院國資委對所管理的100多家企業的考核中,中國建筑的營業收入穩居在第4位,利潤總額排名則由第8位上升到第 5 位。
  中國建筑以輝煌崛起在砥礪奮進的征程上譜寫出一首激越豪邁的進行曲。


  房建立足成就王者榮耀
  品牌建設之路上的中建擔當


  中國建筑重組成立之時,正值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五個年頭、深圳等四個首批經濟特區設立的第三個年頭。隨著經濟特區建設的啟動,合資、外資企業的出現,中國的房建市場不再沉寂。審時度勢,中國建筑將主營業務鎖定在房建領域。做中國最大的建筑企業集團就成為中國建筑最初追求的目標。
  這時國家的經濟政策還是“以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一個“以計劃經濟為主”便把中國建筑“計劃”出國家部委的行業保護和地方政府的地域保護之外了。此時不受行業主管部門和地方政府“計劃”的合資工程、外資工程開始出現,但境外大型建筑企業憑借技術、管理上的優勢尾隨境外資本而至。新生的中國建筑遭遇到了部屬建筑企業、地方建筑企業、境外同行的三重合圍。
  為回避行業保護、地域保護壁壘,中國建筑確定了錯位競爭的戰略,將自己的經營目標鎖定在高、大、精、尖、特、重項目上。
  1982年11月,中國建筑中標高160.5米、時稱“華夏第一樓”的深圳國貿大廈工程。1984年,中國建筑在該工程創造的三天施工一個結構層的“深圳速度”震驚全國。經媒體廣為傳播,“深圳速度”成為改革開放的代名詞之一。
  深圳國貿大廈帶來的震撼余波未平,中國建筑又于1994年在總高度383.95米、時為亞洲第一高樓的深圳地王大廈施工中二創“深圳速度”,將一個結構層的施工時間縮短到兩天半。
  在珠三角超高層建筑激戰正酣之時,中國建筑在長三角成功拿下時年為全球第一高樓、主體建筑設計高度為492米的上海環球金融中心。
  一個中國第一、一個亞洲第一、一個世界第一,三個馳譽全國的項目奠定了中國建筑在超高層建筑領域里的王者地位。到目前為止,中國建筑已承建了超過全國90%、全球50%的300米以上超高層建筑。
  不僅在國內超高層建筑領域風光無限,中國建筑還走出國門,承建了高420米的歐洲第一高樓俄羅斯聯邦大廈、高300米的非洲第一高樓肯尼亞內羅畢哈斯塔、高638米的東南亞第一高樓印尼雅加達標志塔、高423米的馬來西亞吉隆坡標志塔……中國建筑已成功地將其在超高層建筑施工領域的優勢輸出海外,一些業內人士認為超高層建筑已經成為繼高鐵、核電之后的第三張中國名片。
  中國建筑已經成為在中國建筑市場上具有壓倒性競爭優勢的房建領導品牌,國際最知名的房建品牌之一。


  拓寬主業奠基行穩致遠
  探路央企穩健發展的中建擔當


  進入21世紀,中國建筑的發展目標悄然生變:做中國最大的建筑房地產集團。于是,在2001年以后,中國建筑加大了對子企業中國海外旗下的中海地產擴大內地業務的支持力度,并一度在總部名下組建了后來整合并入中海地產的中建地產。
  2012年,中國建筑地產業務實現銷售額近千億元,此后便長期留在千億級銷售額俱樂部。中海地產連續多年獲評“中國房地產行業領導公司品牌”與“中國藍籌地產榜首企業”,進入香港主流開發商年度開發前五名。2017年,中海地產榮登中國房地產上市公司競爭力百強第一名,并繼續蟬連中國地產行業品牌價值第一名。
  2009年,中國建筑上市時,社會上已公認了中國建筑作為“中國最大的建筑房地產集團”的市場地位。
  2008年開始,先是美國次貸危機,后是歐債危機,世界經濟形勢陡然生變。中國也進入經濟結構調整期,基礎設施成為國家投資傾斜的重點領域。
  跟隨國家投資導向,中國建筑的市場定位再次發生變化:“中國最大的建筑房地產市政集團”。從這一變化中我們可以清楚地讀出中國建筑在主營業務板塊上的變化“建筑—房地產—基礎設施”。這是中國建筑在主營業務板塊上的第二次擴容。
  擴容基礎設施,用國內經濟界的語匯來講,叫做向基礎設施業務轉型。與很多企業不同,中國建筑不只是在輿論上的轉,而且是真金白銀地轉。中國建筑手握投資羅盤,用投資傾斜的杠桿導引主營業務轉型落地。2009年,中國建筑上市時鎖定的501億元資金有36%投向基礎設施。到了2013年,中國建筑的基礎設施投資占比超過50%。
  在資本溫床的強力孵化下,中國建筑的基礎設施業務迅速放大。2016年,中國建筑房建業務雖然仍是最主要的收入貢獻板塊,但同比僅增長5.4%;基建業務營業收入同比大增了23%。2016年在基礎設施領域全年新簽合約額達5748億元,同比增長83.1%,占比提升至28%。
  在總部的強有力的調控下,基礎設施板塊對主營業務收入的貢獻已經上升到第二位。


  資本升帳的化蛹成蝶
  央企升級之路上的中建擔當


  2009年7月29日,隨著上海證交所的一聲鑼響,當年全球最大的IPO——中國建筑正式登陸A股市場。
  在這一聲鑼響之后,一個升級版的中國建筑由此啟航。
  這一聲鑼響之后,中國建筑在資本市場上的矩陣已經成型。矩陣中除中國建筑外,還有中國海外發展、中國建筑國際、中國海外宏洋集團有限公司、遠東環球集團有限公司、新疆西部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上市公司。總計6家上市公司在大陸與香港兩地形成了1+5、2+4的寬廣資本運作的大平臺。1是中國建筑,5是旗下的5家上市公司;2是2支股票在大陸上市,4是4支股票在香港上市。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為中國建筑打開了通過旗下在港上市子企業直接對接國際資本的窗口。
  這時,人們對中國建筑的描述已經變成了“中國最大的投資建設房地產集團”。
  回顧中國建筑的發展歷程,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其登陸A股市場前,主營業務板塊的三次擴容基本上都是在做“建筑+”。這第四次變化不僅告別了“建筑+”模式,而且以“投資”取代“建筑”的領跑位置。如果說此前的三次變化是不斷拓展主營業務領域的“集腋成裘”;那么這第四次由投資升帳帶來的變化則是“化蛹成蝶”。如果我們把前三級跳躍描述成主營業務的轉型,那么這第四級跳躍則可以說是中國建筑的一次完美升級。
  為適應這一轉變,2015 年中國建筑先后成立了中建資本、中建基金、中建資本(香港)三個金融平臺載體。依托中建基金搭建產業基金合作框架,已成功對接系統內單位多個投資項目。同年,中國建筑與甘肅合作發起設立規模 1000 億元的絲路交通發展基金,參與設立首都水環境治理技術創新及產業發展基金。


  資本魔方轉出新格局
  實踐國企資本化運作的中建擔當


  中國建筑迅速擴大的經營規模,日益增強的品牌影響力,堅定了資本市場的信心;融資平臺的有效運作帶來了境內外資本的持續流入,為中國建筑的投資業務、主營業務和新興業務的拓展提供了資金支持。良性互動,讓中國建筑在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依然保持旺盛的發展勢頭。
  2009年中國建筑上市當日鎖定的501億資金全部轉化為主營業務拓展投資。2015年3月,中國建筑成功發行150億元優先股,也成為中央企業發行優先股的第一單……較低的融資成本,為中國建筑的海內外業務拓展提供了可靠的資金保障。資本魔方轉出中國建筑的新格局!
  主營業務拓展能力明顯提升。近幾年中國建筑探索并成功付諸實施的BT(建造+移交)、FBT(融資建造+移交)、BTR(融資建造+房地產開發)、CCBP(城市綜合建造+專業聯動)、CDBR(城市綜合設計建造+房地產合作開發)、CPBI(城市綜合規劃設計+建造+產業專業聯動)等多種新的運作模式背后都隱現著資本的身影。
  2016年,投資業務已經成為中國建筑持續發展的重要支撐。這一年,中國建筑通過決策工程類投資項目權益投資額 3630 億元,帶動了 5799 億元施工總承包合約額。在 PPP 項目領域精準發力,共獲取 PPP 項目 135個,總投資額達到 5214 億元。
  投資引擎的啟動帶來了中國建筑盈利模式的改變。企業的利潤由原來建筑施工的單一利潤變成了建筑上下游多個利潤點的匯集。這樣不僅可以分享項目投資、運營等多個環節的利潤,其質量、效益也遠高于傳統施工模式。
  依托強大的資本實力,中國建筑加大了對未來新興業態的孵化力度。目前,中建科技、中建水務、中建電商、中建鋁和中建集成房屋都在孵化平臺上加速成長。
  現在可以說,在具有強大投資實力的企業中,中國建筑最具開發、承建能力;在工程承建領域里,中國建筑是資本實力最強的企業;在建設開發領域里,中國建筑又在投資與承建兩翼左右逢源。這樣的融投資、承建、開發一體化的大平臺,不僅在中國獨樹一幟,在世界范圍內也鮮有與之比肩者。
  一些媒體從近兩年的財富全球500強排行榜和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強排行榜中解讀出一個對中國建筑的全新表述:中國建筑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投資建設房地產集團。現在,這一提法已為各界所廣泛接納。


  融全球筑全球享譽全球
  探索央企國際化的中建擔當


  在剛剛發布的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強排行榜中,中國建筑位列2017年世界十大建筑服務公司第一名,蟬聯了全球最大上市建筑公司。
  在國際五大品牌價值評估權威機構——英國著名品牌管理和評估獨立顧問公司Brand Finance發布的“2017年全球最有價值的工程和建設品牌25強”排行榜中,中國建筑名列第3位。
  在美國《工程新聞記錄》(ENR)2016年度“全球承包商250強”和“國際承包商250強”榜中,中國建筑分別排在第1位和第14位。
  2015年,中國建筑被三大著名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標普、穆迪、惠譽一致授予行業內全球最高信用評級。良好的國際國內市場形象和三大評級機構的最高等級評級堅定了國際資本對中國建筑的信心。
  2015年11月,中國建筑在境外發行5年期5億美元債券;2016年6月7日,中國建筑在港交所上市發行總額10億美元債券;2016年6月28日,中國建筑在倫敦成功發行10億美元債券;2017年7月6日,中國建筑通過境外子公司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發行10億美元債券……每一次境外發債,全球機構投資者都熱烈響應,5倍以上的超額認購成中國建筑境外發債的常態。
  其實中國建筑融全球享譽全球的做法,遠遠不只融入國際資本這么一項。跨國購并,駐外公司屬地化運作……多種融合全球資源的做法將世界各地的資源組裝進來,這使得中國建筑在筑全球的路上快速而穩健地前行。其中,中建美國公司已成功躋身全美承包商40強和工程管理商20強。
  截至目前,中國建筑已累計在129個國家或地區承建了6000余項工程。其中一大批已成為當地標志性、代表性建筑。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至今,中國建筑境外累計簽約601億美元,完成營業額337億美元,占公司海外經營30多年來整體指標的44.4%和39.2%。近兩年來,中國建筑在“一帶一路”沿線市場累計新簽項目合同額已超過200億美元。


  成就全球第一的科技支撐
  大國建設科技崛起的中建擔當


  從誕生之日起,中國建筑就把自己的經營目標鎖定在“高、大、精、尖、特、重”工程上。這一定位決定了不斷推進科技創新將成為中國建筑的一種生存狀態。
  在中國第一棟鋼結構大廈——深圳發展中心施工中,攻克13厘米厚鋼板焊接難關,使落后西方近半個世紀的中國鋼結構施工高起點起步;在廈門建行大廈施工中,在國內第一次將GBS衛星定位技術用于測量基準傳遞和高程控制上;在上海正大廣場施工中, 在國內第一次采用計算機虛擬仿真技術,被專家譽為是中國建筑業的一次革命……中國建筑正是在一個個“第一次”的創造中完成了自身的攀登與蛻變,也正是通過不斷涌現出來的“第一次”,中國建筑實現了領跑中國建筑業的夙愿。
  承擔了3項國家“八六三”計劃課題和“十五”科技攻關計劃課題的開發研究;自主編制了國內建筑業的第一套企業技術標準——《建筑工程施工工藝標準》;研發和集成的“復雜空間鋼結構綜合施工技術”擁有多項國際領先的科技成果……這一次次的創新突破,不僅對中國建筑的高速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科技支撐,也體現出了中國建筑對推動中國建設科技發展的責任與擔當。
  在持續的領跑過程中,中國建筑積累下雄厚的科技研發實力。中國建筑的創新實施平臺,2007年被認定為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擁有4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個國家級工程檢測中心;圍繞綠色建造、建筑工業化、數字化建造三大領域,形成了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相結合的開放型創新實施體系。截至2016年,中國建筑獲國家科技進步獎65項、中國建筑工程魯班獎260項。
  對現在的中國建筑而言,創新、突破、引領已從一種生存狀態變成了一種常態。


  “木桶”理論的極致思維
  多維度協同管理創新的中建擔當


  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并不取決于桶壁上最長的那塊木板,而恰恰取決于最短的那塊。這是人所共知的“木桶”理論。
  中國建筑有一套自己的“木桶”理論。他們認為,一個木桶裝水的多少,不僅僅在短板,還要看其有沒有漏洞;木桶傾斜角度也決定裝水的多少,最佳角度決定著最佳效益。
  要打造這樣一個極致“木桶”,需要信息化建設、財務管理、法務工作、監察工作以及安全生產管理等方面提供多維度的創新支持。
  物資集中采購率達92.6%,總體采購成本降低2.56%,云筑金服在線供應鏈累計融資20.24億元……這是2016年中國建筑的信息化建設取得的可以直接量化的成果之一。
  中國建筑構建了央企中第一個企業級互聯化平臺。通過構筑IT基礎設施“中建云”,打造企業互聯網開放平臺,并形成“云+網+端”立體化格局。電子商務、勞務管理、供應鏈和普惠金融、大數據和智慧工地;云筑電商、云筑勞務、云筑金服、云筑數據和云筑科技……“互聯網+”正在深層次地改變著中國建筑的管理運營。
  22億元!這是中國建筑累計獲得的補助款。這是一個財務部門在日常的財務管理工作外為企業帶來的實實在在的效益。
  中國建筑通過財務信息標準化、業務核算規范化、管控模式信息化、數據分析自動化,創新“權責”和“收付”并存的會計處理模式,建立了“縱向到底、橫向到邊”的網狀現金流量核算管理體系。2015年,中國建筑榮獲全國國有企業財務管理創新成果一等獎。
  獲賠約8100萬美元!2014年9月3日,ICC仲裁庭做出最終裁決。歷時兩年半,由多哈機場業主單方中止合同產生經濟爭端,以中國建筑完勝畫上句號。
  在國內,中國建筑的法務部門通過訴訟管理直接創造效益102億元,回收資金43億元,避免損失23億元,確認債權66億元。
  致力于打造全過程法律風險防控體系的法務工作已融入到中建遍布全國的在施項目中,覆蓋合同額達2.7萬億元。
  國資委法制工作三個三年目標工作評比,中國建筑在118家央企中蟬聯A級評價,并由最初的第四名上升到第一名。
  提出整改建議21039項,完善管理制度1643項,避免和挽回經濟損失2.32億元。這是近幾年中國建筑監督工作創新取得的成績。
  中國建筑著眼于構建“不能腐”體制機制。通過綜合監察立項、實施,使監督進入生產經營流程,發現管理中存在的問題。全系統綜合監察立項1789項,專項監督立項2508項,廉潔風險防控監察立項1583項,對40多類關鍵業務流程的監督基本實現了全覆蓋。
  471項國家級AAA安全文明標準化誠信工地!獲評總數居同行業第一位。
  現在,當你走近中國建筑的工地,遠程監控系統、覆蓋全場的安全監控系統、群塔作業防碰撞系統、人臉/指紋識別系統、變頻恒壓消防供水系統、施工采用人員定位系統等等會一一展現在你的眼前。這不是在炫科技,這些都是中國建筑現場作業人員的生命守護神。2016年初,《人民日報》發表《科技五化保平安》署名文章,介紹了中國建筑通過科技興安的經驗。
  中國建筑在信息化建設、財務管理、法務工作、監察工作以及安全生產管理等環拱著主業,護佑著主業,服務于主業。這些工作的協同創新提升了中國建筑的管理品質。
  1991年2月4日,中國建筑將企業的標志、徽章的襯底確定為藍色。大海一樣深邃的藍色,展示中國建筑寬廣的胸懷,描繪出充滿希望與活力的美好未來。自此,在這個世界上便有了一種藍叫做“中建藍”。這一片片“中建藍”,彌漫在世界各地,匯成了澎湃不息“藍海”大潮。那拍岸的濤聲日夜不息地吟誦著中國建筑人的光榮與夢想,也在日夜不息地向世界講述中國崛起的故事。
  帶著“克強之問”,筆者穿過歲月的煙塵,觸摸中國建筑65年的歷史淵源,35年重組發展歷程,5年砥礪奮進的身姿,最大限度地去接近中國建筑的發展實際,努力地找尋一份中國建筑用實際行動留給這個世界的答案。
  對找尋到的種種現象進行抽絲剝繭后,我們得到的內核是:中國建筑在最佳的時間點上,在最適宜的宏觀背景下,做出了一次次富有預見性的變革選擇,并以最為合理的方式保證這種選擇落地。而每一次選擇的實現都完成了一次自我超越。不斷地超越自我,最終超越了世界。
  這也許就是中國建筑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劇的背景下依然保持強勁增長勢頭的根源之所在,這也許就是中國建筑用自身的發展實際對今日世界關注做出的真實回答。

 

 

8月1日生肖时时彩 狂欢节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 股票微信二维码群 15选5中3个有奖吗 广西棋牌游戏 吉林快3专家和值推荐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号码查看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中国对波兰比赛比分篮球 福建体彩36选7规则 天天捕鱼达人赢话费 pk10计划群 qq游戏武汉麻将 波克棋牌手机版 辽宁快乐十二推荐号 贵州11选5开奖500万